51彩

                                                                      来源:51彩
                                                                      发稿时间:2020-08-15 07:38:43

                                                                      于是,廖某某转而“主攻”徐娟。2017年5月,廖某某找到徐娟并与之约定,由徐娟出面找徐骋帮助廖某某承接某房开项目土石方工程,并承诺会给予好处费。徐娟将此事告诉徐骋后,徐骋同意帮忙。此后,廖某某分4次给徐娟送去人民币共计100万元,顺利承接土石方工程后,徐骋和徐娟又收下了廖某某所送的一块价值人民币3.2万元的女式手表。

                                                                      2019年1月,徐骋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随后被免去衢州市规划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同年6月,徐骋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17年春节前,土石方老板廖某某(另案处理)为得到徐骋的关照,在饭局上送给了徐骋价值人民币1万元的购物卡,徐骋收下了。为进一步得到关照,廖某某又给徐骋送去一辆豪华轿车,但被徐骋拒绝。

                                                                      面对贿赂,徐骋或是假意推脱后笑纳,或是毫不客气地收入囊中。而他则会利用权力和影响力,为“兄弟”们在建筑规划审批、承揽工程、资质升级、土地性质变更、设置招投标条件等方面提供帮助。对不是直接管辖的业务,他还会通过打招呼、设宴站台等方式给项目业主施压。

                                                                      不管内容是正面还是负面都别提名字

                                                                      而迷失于权力之下的徐骋在接受宴请之外,也开始不断收受礼金礼卡礼物。从2005年第一次收取人民币5000元,到后来收得越来越多,直至赤裸裸地为他人谋利并收取贿赂。

                                                                      而徐娟随着贪欲的逐步显现,她利用徐骋的权力、地位以及徐骋对她的纵容,通过徐骋不断帮助老板们办事,并以接受老板们给自己发“工资”或直接收受老板们送来的好处费等,单独或与徐骋共同收受贿赂,用于个人消费及购置房产。对此,徐骋一直是放任的态度,明知徐娟收受了老板们的贿赂,却没有责令她退还,反而听之任之,还对自己利用权力获得物质和精神上的满足沾沾自喜。

                                                                      此外,也有一些基层干部表示,一切按部就班就意味着“等、靠、要”,在一些光鲜政绩的背后,不排除是踩着政策红线干上去的。基层干部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心知肚明,甚至亲自参与了其中可能存在的违规行为,一旦正面典型经不住时间考验,事后被曝出问题,参与干部就难辞其咎。不应对“匿名化”现象熟视无睹“亲爱的儿子,爸爸心里又悔又愧又痛,悔的是自己走上了歧路,所犯罪行深重;愧的是让你引以为豪的父亲形象瞬间崩塌;痛的是在你即将步入社会参加工作的关键时刻,我却尽不了爸爸的责任……”

                                                                      那个能给他“长脸”的“女朋友”

                                                                      半月谈记者在东部某省份采访,随机找到一名乡镇干部,了解农村文化设施建设情况。记下这位干部的姓名职务,半月谈记者写稿时,地方却来商量:先别提这位乡镇干部的名字,要在稿件里突出当地镇长。半月谈记者不禁感到诧异,因为这是一篇反映正面典型的稿件,按理说,采访哪名干部,就写哪名干部的名字。然而事实是,即使涉及正面典型的采访报道,也存在一些基层干部姓名被“顶替”、被“匿名”的现象。在报道东部某地经济发展时,半月谈记者采访了当地自然资源局、文化和旅游局等多位局长,采访完后,地方宣传部门负责人却“提醒”半月谈记者:“尽量不要出现局长的名字,全部换成相关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