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排列3

                                                                      来源:1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9-20 20:55:37

                                                                      塔夫脱是至今美国历史上唯一当过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总统

                                                                      NBD:如何进行区分?

                                                                      值得一提的是,100多年前的美国总统塔夫脱,在卸任总统8年后,又去当了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干了9年才退休——他喜欢当法官,胜过当总统。耶鲁大学对美国最高法院有深厚影响,不能不说跟这位总统校友有关系。

                                                                      问题是,参院预计能在年底通过大法官提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中,可能仅有代表阿拉斯加州的“摇摆议员”Murkowski不赞同),如果抢在大选前通过该提名,最高院基本的悬念都没了,动员共和党选民为大选投票的效应就不明显——因为即便拜登当选,保守派也还是将在最高院维持6:3或5:4的中期优势。

                                                                      问题是,即便参院一路绿灯,特朗普是否有必要在11月3日大选投票日前,匆忙推动参院投票批准?

                                                                      因为在堕胎权、同性婚姻、移民、医保等问题上的立场,她是许多自由主义者的英雄,但她最亲密的朋友之一,是非常保守的已故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

                                                                      比如,共和党人老布什提名的戴维·苏特,在大法官宝座上没几年,就成了铁杆自由派,并在2009年以“提前退休”确保了其继任者(自由派女将索尼娅·索托马约尔)由奥巴马任命。

                                                                      几天后,刚被告知金斯伯格去世时,特朗普对记者说:“哇,我不知道。”“无论您是否同意,她都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过着惊人的生活。”

                                                                      而且在大选后,最高法院预计将第三次审理是否要推翻“奥巴马医改”。2012年,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曾帮助自由派以5:4维持了该法;如果再加一名保守派法官进来,表决结果很可能逆转。对保守派选民来说,那将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自5月以来,金斯伯格一直在接受癌症治疗。她在1999年患结肠癌,10年后患胰腺癌,2018年患肺癌,2019年又患胰腺癌,2020年因胰腺癌复发患肝脏病变。晚年,她还做过一次冠状动脉支架手术、两次肋骨再接手术,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