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发官网

                                                            来源:一定发官网
                                                            发稿时间:2020-05-24 01:41:00

                                                            我这次提案第一条就是各级政府要高度重视慈善机构在重大突发事件中的应急响应。因为它是舆情、是民意,表面上是摧毁红会的公信力,但背后摧毁的是政府的公信力。

                                                            这段时间我经常说一句话,保持冷静,继续前行。这时候的中国非常需要保持冷静的定力,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如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

                                                            过去17年里,有15年我担任卫生系统的健康宣传员,总跟疾控系统的钟南山、王辰等人打交道。这也源于SARS带给我的刺激。对个人和国家来说,健康是1,1后边的0越多,才越有价值。如果前边的1出问题了,后边不管有多少个0都是0。这15年里,对健康、传染性疾病有更多了解和判断,做节目更有专业性。

                                                            新京报:你觉得信息公开还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新京报:也就是说慈善机构也是“弱势群体”?

                                                            白岩松:任何慈善机构必须面对公众的监督,这是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推动的事情。大家有很多事情不了解,这就需要通过改革增加透明度,让大家去了解。

                                                            白岩松:总有人不理解、带节奏,这不是互联网的常态吗?我做疫情报道初期,晚上做直播,白天就看到评论很多人骂我。后来一想,连钟南山院士都有人诋毁、李文娟院士都有人质疑、张文宏医生也积累了很多烦恼,我就想开了。国难面前,个人名声不重要,不妨想想李文亮医生,我觉得做你该做的事,这条路非常漫长。

                                                            宁吉喆表示,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很大冲击,首当其冲,消费领域受到冲击,居民的一些聚集性、流动性、接触性消费和一些非必需的消费都受到了影响。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新型消费还在扩容发挥作用,网上消费、电子商务等,保障了14亿人民的基本生活,而且也助力了企业的复工复产。

                                                            资料图:去年3月白岩松在全国两会上  新京报记者陶冉 摄

                                                            白岩松:这次疫情相较于17年前SARS,严重得多,波及面大得多。将来人类回望历史时,这是一次重大的挫折、伤害和灾难。对中国如此,对世界其他国家也是如此。